《科學少女 露‧美林》—4

4.第一步

  「爸、媽,回來了嗎?」聽到開門聲,露的姐姐娜卡問,她也是首次看到媽媽臉如死灰的樣子。

  但現場沒人搭理她,媽媽更是直接擠過娜卡,走上樓梯,把自己關在房間內。

  「發生了什麼事?你們不是一起進城,面見國王嗎?」

  「說來話長……」爸爸也禁不住笑了起來。

  等泰勒也來到客廳,才把事情告訴兩人。

  「所以,姐姐要去打怪物?」泰勒雙眼閃閃發光,超期待的問;相比上來,娜卡則一臉興趣缺缺的模樣:

  「她不是成績最差的嗎?不行的啦。」

  「我也不知道,但……」爸爸搔了搔後腦,「這是露第一次說要主動做一件事,所以我想成全她。」

  同一番話爸爸也告訴媽媽,媽媽也是和姐姐娜卡同一疑慮,不過她是擔心,而不像姐姐般嘲笑。

続きを読む »

《科學少女 露‧美林》—3

3.異世界的聯絡

  城堡很大,簡直可以說大得離譜。這是露第一眼看到的感想,相信同行的諾拉和艾蜜妮也一樣。以大理石建成的城堡當然比一般的建築物高,尤其是城牆,足有五六個成年人身高。城內每一間房間都很大,公主殿下已經用最小的房間了,但還是比露的房間大好幾倍,當中甚至可以分開接待客人的空間、休息的空間和起居生活的空間,非常厲害;更驚人的是飯廳,那張桌子長得從一邊根本看不到另一邊。

  「這是妳未看過傭人住的地方罷了。」

  「傭人?」露三人同時皺眉。

  「啊,抱歉,妳們沒興趣吧。」蕾貝卡四處張望,看看再帶露她們到哪裡參觀。

  「公主殿下有去過嗎?」諾拉小心翼翼問。

  「當然。」

  「是這樣啊……」有點意外,其實也不太意外的答案。

  「廚房和洗衣房也不行,嗯……去城樓好了。」

 

続きを読む »

《科學少女 露‧美林》—2

2.公主殿下變身

  一整晚蕾貝卡都在病房裡渡過,明明就什麼事都沒有,只不過稍為擦傷了,祖父就在大驚小怪,還迫她要留醫一晚,真是麻煩。一整晚都睡不著,蕾貝卡滿腦子是今早的事:不知道露‧美林現在如何呢?現在蕾貝卡最想見的是她,尤其是她想知道早上在森林內發生了什麼事?她突然就換了衣服,還三兩下就打倒魔獸。她不是和自己一樣沒有瑪娜的嗎?為什麼……

     *

続きを読む »

《科學少女 露‧美林》—1

1.科學少女變身

  坐起床來,望向魔法鐘,剛好五時五十九分,露‧美林嘆了口氣,望向窗外,才剛清晨的天空陰沉不已。能每天都準時起床,是她計算、再努力訓練得來的,不這樣可不行,因為她的魔法鐘可不會響。偶爾,她會想不如繼續睡就算了,但再睡下去可是會遲到。就算沒什麼用、就算再討厭,她也行禮如議地每天上學。

  每天清晨第一件事是打水洗臉。所以露來到後園的水井處,用力拉扯繩索,把水桶提上來。裝著水的水桶其實一點也不輕,就算是每天都做,也不見得會習慣。也許過幾年會吧,但不是現在。幾年,總覺得是很遙遠的事,尤其是對現在只有十五歲的露來說。

  把水桶從水井處打上來,只不過是第一步,之後還要提到臉盆,用以梳洗。這明明只是短短的一段路,露蹣跚地走向牆邊,那裡放著洗臉用的臉盆和毛巾,但每次都覺得非常遙遠。

  「姐姐,需要幫手嗎?」小露兩歲的弟弟泰勒問,一邊想從露手上接過水桶,露只微笑著搖頭阻止:

  「不用了,留點瑪娜待會自己用吧。」

  「交給我吧,才這點瑪娜算不上是什麼。」泰勒按著水桶,另一隻手拿著魔法杖,閉起眼睛,輕輕唸了咒,水桶立即變輕了。

  「謝謝。」露也只能笑著說。

  也許是對自己所做的不好意思,泰勒接下來一段時間沒再開口。氣氛略為尷尬,為了轉移話題,露便問:

  「怎麼這麼早起床?」

  「剛好上洗手間。」泰勒說,然後兩人默默走著。到露把水倒進臉盆後,才說:

  「好像很久沒和姐姐一起起床了,不如一起上學吧。」

  「你想走回學校?」

  「我也可以載姐姐的。」泰勒作出騎掃帚的姿勢,「老師也贊我騎掃帚非常出色。」

  「雙載是不行啦,太危險了。」露苦笑說,「而且我從未騎過掃帚,我大概會笨手笨腳跌下來吧。」

  「喔,抱歉。」知道自己說錯話,泰勒低頭道歉。露輕輕地搖了搖頭,要他別在意。

続きを読む »

《科學少女 露‧美林》—序



  「撼動星球!」

  大數學家約翰‧馮紐曼曾經這麼說過。他當然會這樣說,因為他是馮紐曼嘛。作為天之驕子,含著銀湯匙出生,而且才智過人的他,當然有資格「撼動星球」,大家的條件畢竟不同嘛。所以你要他能了解平凡得多的我們的時候,我相信這個二十世紀其中一個最出色的大科學家,也會立即短路,哼!

  作為完全不是天才的我,別說是「撼動星球」,連當自己也有問題。每一個範疇你都會遇到比你厲害的傢伙、每一件事都不順心、每一個人都好像對你有敵意、無論做什麼都無法受人喜愛,為什麼活著這麼辛苦?要接受別人的期望,雖說有自由去選擇你所想的道路,但其實和沒有沒分別,因為你不見得有能力去做,所謂的選擇,只是自欺欺人。

  躺在機器之內,我手腳被鄉著,動彈不得,只能透過眼前的玻璃望著由無基物構成的天花板。會想到馮紐曼,應該是和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有關:化作數據。他那把世界都看成是數字組成的想法,早已得到認證,由這三個時代一台一台的電腦實現了,現在甚至要擴散到異世界去,不愧是天才,和我這種人完全不同。

  「準備好了嗎?」一把女聲響起,聲音的主人透過玻璃望著自己。她是另一個天才,也是我永遠無法企及之人。每次看到她,我都會覺得很煩躁,心臟也隱隱刺痛起來,幾經努力,才能強忍淚水,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。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閉起雙眼,開始吧。」

  四周陷入一片漆黑,聲音隨即放大。砰砰砰砰的,那是我自己的心聲。真麻煩,為什麼是我?因為是我嗎?算了,既然選擇了我,我就去吧,怎樣也好,反正也沒人想聽我說吧,不是嗎?就算想聽,最多也只為了嘲笑我。

  「放心,經過我的計算,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。」

  是嗎?真好。但願這是真的。但妳能計算我的不安嗎?要去異世界,不論誰也覺得不安是吧。如果是馮紐曼,他能計算嗎?就算那是人心也一樣?

懷舊動畫巡禮(27)──光之美少女

ふたりはプリキュア──女性情誼

pc-01.jpg

早幾年的all star圖,圖片是東映官網姆年前的桌布。

続きを読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