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王妻子想旅行——11

11.市場管理員

  「去去去,別在阻著我們!」艾娜姐對抱膝坐在廚房的角落上的艾雪兒說,艾雪兒卻只緩緩抬頭,用迷茫的雙眼望向艾娜姐。反是站在艾雪兒身旁的美兒代替她回答:

  「艾娜姐,小姐又沒阻著。」

  「我說阻著的是妳啊!」

  「我也只是想陪著小姐嘛。」

  「妳也別太慣壞她了,她每次和父親吵架都這樣,真是受不了!」

  「但是……這次不一樣啊!」

  「我聽說了,小姐變成怪物什麼的?」

  艾娜姐望向艾雪兒,沒想到她突然變成另一個人,有著柔順的黑色長髮,清澈的灰眼珠。別說第一次看到的艾娜姐,已經是第二次看到的美兒也吃了一驚。那少女嫵媚一笑,站了起來。

  「抱歉,讓妳們見笑了。我是依梅瓦爾,是魔王的妻子,妳們好。」

  出乎意料之外,依梅瓦爾非常有禮。

  「妳就是艾雪兒提到過的那個?」

  「嗯。」依梅瓦爾輕輕地點頭。

  「看起來人模人樣嘛,不太像魔王的妻子。」

  「迪卡平時也是人模人樣。」

  「迪卡是那個魔王?嗯……」不只艾娜姐,整個廚房的女工都跑過來,把依梅瓦爾團團圍著,上下打量。

  「可以摸一下嗎?哇!皮膚好滑,又白,真令人羨慕啊!」

  很快依梅瓦爾就像是洋娃娃一樣,被人抱來抱去玩著。依梅瓦爾也沒抗拒,任由自己被人拉來推去。

  「發生什麼事!為什麼晚飯還未好了嗎!」塞斯汀老爺爺走進廚房大叫,他留意到被人圍著的依梅瓦爾,便上前問:「妳是誰?」

  「她是依梅瓦爾,就是把小姐……」

  「是小姐嗎?真抱歉,下人多有得罪了。讓小人護送妳出去吧。」

  「我不是你們家小姐。」

  「小姐就是小姐吧,不會因妳的樣貌而改變的。」塞斯汀老爺爺恭敬地鞠了一躬。

  離開廚房,依梅瓦爾跟隨塞斯汀老爺爺回到房間,途中依梅瓦爾說:「對了,晚餐能送到艾雪兒的房間嗎?」

  塞斯汀老爺爺停下腳步,望著依梅瓦爾。

  「我覺得這樣比較好,現在見面也只會尷尬。」

  「小姐妳也長大了。」見塞斯汀老爺爺眼泛淚光,依梅瓦爾變回艾雪兒後說:「塞斯汀妳也太誇張了。」

続きを読む »

魔王妻子想旅行——10

10.穿崩

  第二天,守衛還是沒撤走,不過可阻不了艾雪兒的。再次變成瑪莉恩,再次從窗戶跳出去,卻在半途感到背部傳來的重壓,讓瑪莉恩重重摔倒地上。

  「逮到妳了,小偷!」

  亞雷克坐在瑪莉恩背上,手上的劍正指架在她的頸部。

  「你說誰是小偷啊!」

  瑪莉恩不住掙扎,但對方壓得很緊,特別是剛剛在空中這麼短時間,竟然能扣著她的手腕,真不簡單。這次糟了,至少不是瑪莉恩能解決的狀況。

  「我就猜到妳躲在屋內,雖然不知道妳怎麼躲過我們的巡邏,但我知妳一定會找時間逃離的。」

  「就說我不是小偷了,我可是身家清白的啊!」

  「!」

  亞雷克察覺到異狀,想要加重力量,卻已經太遲了。身下的人竟然可以在手腕被人反手扣著時,把自己舉起立起來,再用力把自己丟開,這是可等驚人的力量。

  亞雷克在空中穩住身子,落地一望,卻立即呆住,因為那個小偷竟然是三小姐!?而且的腕力竟然這麼大!

  身邊其他守衛也呆住不動,艾雪兒見狀立即跑過眾人身邊離去。

  成功逃離宅第後,艾雪兒立即向昨天瑪莉恩找到的市場前進,把剛剛的騷動拋諸腦後,現在最重要是找到阿嬤。她直覺覺得,在那個市場可以找到阿嬤的消息。

続きを読む »

魔王妻子想旅行——9

9.大海撈針

  第二天想要出門,在後樓梯遇上美兒。美兒是家中女僕之一,和艾雪兒同年,所以小時常常一起玩耍。到了長大,雖然身份有差距,但艾雪兒還是以相同態度對待美兒,她才不會像二姊或母親那樣子的。

  「小姐,妳要出去嗎?」

  「是,怎麼了?」

  「最好還是不要,老爺吩咐別讓小姐離家。」

  「不會吧。」

  「大概是又怕小姐妳闖禍吧。」

  「什麼叫又,我又沒有時常闖禍。」

  「對老爺來說,單是妳敵視他就已經是最大的問題了。」

  「哼,這是他自找的!」

  「別這麼說嘛。」美兒掩嘴而笑:「沒想到小姐在修道院五年,還是沒變。」

  「也不能說完全沒有。」艾雪兒不經意露出苦笑,美兒立即察覺到不對勁:

  「小姐!發生什麼事?不要緊嗎?」

  艾雪兒卻只搖頭。美兒見狀後退半步,以艾雪兒見過最嚴肅的表情說:

  「有需要的話,小姐可以告訴我。」

  「謝謝妳。」

  既然沒能從正門離開,那就只能從窗口。窗外也當然有人巡邏,大概是怕艾雪兒從窗口逃離吧,這是當然的啦。不過……,才不會做把床單做成繩子這種事啦,只要交給瑪莉恩就好了。畢竟艾雪兒的房間才二樓,要不被人發現離開,根本難不到瑪莉恩。

続きを読む »

魔王妻子想旅行——8

8.回家

  「請問,有何貴幹?」

  不愧是公爵家府第,艾雪兒才一踏進大門,已立即有人上前,以有禮的態度欄阻在艾雪兒身前。對方是個非常年輕英俊的侍從,但身手矯捷,擋下艾雪兒的動作安靜卻毫不猶豫。是艾雪兒從未見過的人,大概是這五年來才請回來吧。既然這樣,艾雪兒想到個好主意:

  「我想拜見公爵大人。」

  「請問有預約嗎?」

  「沒有。」

  「那能不能留下姓名以及地址?代小人向公爵預約過後,再來通知小姐。」

  「但我有些很緊急的事要找公爵大人,能不能通融一下?」

  「很抱歉。」

  「別這麼說嘛,公爵大人不是宰相嗎?民眾有事相求不是應該聆聽一下嗎?」

  「能不能把那件緊急的事告訴小人?代小人向大人稟報後再作定奪。」

  「這……」還真是滴水不進啊。艾雪兒裝出猶豫的表情,「這……不太方便……」

  「那恕小人抱歉了。」

  「就不能通融一下?」艾雪兒嘗試學維雅絲一樣,讓身體挨到侍從身上。但對方卻不為所動:

  「恕小人抱歉了。」

  讓艾雪兒好像個笨蛋一樣。

  「哼!算了,你幫我向那位偉大的公爵通報一下吧。我叫艾雪兒,艾雪兒‧杜魯多。」

  終於,侍從那有如石膏一般的臉容動了,他皺了一下眉頭:

  「小姐,這玩笑可不好笑。」

  「我沒有開玩笑。」

  「杜魯多是公爵的姓氏,一般平民不可以亂稱的。」

  「是嗎?」

  「亞雷克!發生什麼事?」艾雪兒和那個叫亞雷克的侍從在門口已經超過五分鐘,終於有人察覺到不對勁是來。

  「沒什麼,只是有個人來搗亂。」

  「搗亂……?這不是三小姐嗎?妳回來了?」來人是家中的執事,從小看著艾雪兒大的塞斯汀老爺爺,曾聽下人說過,連艾雪兒的父親小時塞斯汀老爺爺已經在家中工作,連父親都尊敬他。

  「三……小姐?」

  「嘻嘻。」艾雪兒吐了吐舌頭。看到那驚愕的表情,什麼氣也都消了。

  「來來來,快點入屋吧。老爺一定很掛念小姐妳了。」

  在亞雷克目瞪口呆的目送下,艾雪兒踏入家中大門,途中還不忘轉身向他揮手。

続きを読む »

魔王妻子想旅行——7

7.艾雪兒的旅行

  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

  「這可是我家傳的脫毛膏,裡面的特殊秘方可以令毛髮減慢生長,用後皮膚也更光滑。妳也知道脫一次毛有多痛苦是吧,男人才不了解,只有我們女人才明白,所以我才把家傳秘方拿出來賣。有了這個就可以免卻後顧之休!」

  「嗯嗯……真的會有效嗎?」

  「當然,我單是今天已賣了十瓶。放心,有任何問題可以回來找我。」

  「嗯……,還是不要了,謝謝。」

  艾雪兒微微一笑,再鞠躬道謝。艾雪兒雖然是菲亞娜王國的貴族,但她卻從未來過布雷卡,因為這裡不是她家的領地範圍,而且距離可遠了,一南一北。她早已聽人說過這裡超級繁榮,但今天一見才眼界大開,原來還有比首都更繁華的城市?相比上來,她家族的領地內最大的城市奧斯都,就好像個鄉鎮似的。

続きを読む »

魔王妻子想旅行——6

6.錯誤

  屋子看來已一段時間沒人用,上面不只鋪滿著灰塵,連大部份家具也早已被人搬走,只剩下房間內的床架,還有一個衣櫃,而廚房的牆上薰黑的痕跡,卻又說明這屋子曾經有人住過。

  「嘿嘿,夫人,只要妳乖乖的,我們就不會為難妳。」

  「謝謝。」

  對於意料之外的回答,綁架犯們先是呆了一下,接下來一起大笑:

  「妳很上道嘛,嘿嘿嘿嘿!」

  「可以請問一下,你們為什麼要綁架我?」依梅瓦爾甜甜的笑著,「我這樣問應該還算在乖的範圍內吧。」

  「當然可以問,不過我們認為妳早已知道。算了,告訴妳也無妨,」為首的綁架犯揮了揮手,「我們綁架妳,當然是要向妳丈夫拿贖金。」

  「丈夫?我丈夫死了,所以你們拿不到贖金。就算他未死,想必也不會付錢吧。」

  「的確,妻子跑到邊境和別國的男仕幽會,我是丈夫也不會付錢。不過妳丈夫可是很愛妳,這小小錢他一定會附的。我們也不貪心,只要五千枚金幣就放妳走。」

  「妳確定你們找的是我?」

  「當然,維克多夫人。」

  「我不是維克多夫人啊。」依梅瓦爾再次甜甜一笑,同時舉起食指,靠近手腕的繩結處,放出最弱的火焰魔法,繩索立即『嘶』的燒開來。

  為首的綁架犯正要說話,

  『砰砰砰砰』

  卻被連續的敲門聲打斷。

続きを読む »